易纲重磅发文!将尽可能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,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

易纲重磅发文!将尽可能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,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

  央行网站9月28日消息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《金融研究》发表《中国的利率体系与利率市场化改革》一文。


  易纲重磅发文!将尽可能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,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


  来源:央行网站


  要点速览


  我国的收益率曲线已趋于成熟


  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仍有望维持在5%-6%的区间


  中国将尽可能地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


  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


  继续完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


  优化LPR报价形成机制


  按市场化原则培育国债收益率曲线


  我国已基本形成市场化利率体系


  易纲认为,经过近30年持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,目前我国已基本形成市场化的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,以及较为完整的市场化利率体系,主要通过货币政策工具调节银行体系流动性,释放政策利率调控信号,在利率走廊的辅助下,引导市场基准利率以政策利率为中枢运行,并通过银行体系传导至贷款利率,调节资金供求和资源配置,实现货币政策目标。


  易纲重磅发文!将尽可能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,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


  图片来源:央行网站


  易纲指出,我国市场化利率体系中,最为重要的利率品种包括公开市场操作(OMO)利率与利率走廊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、存款准备金利率和上海银行(行情601229,诊股)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。


  谈及存款基准利率,易纲强调,存款基准利率过去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当前我国1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1.5%,以此为基础既可以上浮也可以下浮,可以说处于“黄金水平”,符合跨周期设计的需要。2013年9月人民银行指导成立了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。2021年6月利率自律机制将存款利率自律约定上限,由存款基准利率上浮一定比例改为加点确定,有利于进一步规范存款利率竞争秩序,优化存款利率期限结构,为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营造了良好环境。将来如有下浮需要,市场主体也可自主决定。


  易纲认为,我国的收益率曲线已趋于成熟。收益率曲线的短端为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DR(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式回购利率),长端为国债收益率。对于收益率曲线的短端,央行控制着基础货币的供给,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中期借贷便利等投放短期和中期基础货币,直接影响短期和中期的市场基准利率。对于收益率曲线的中长端,则主要基于市场对未来宏观经济走势、货币政策取向等的预期,由市场交易形成,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可以从中观察重要的市场信息。


  中国经济潜在增速


  有望维持在5%-6%


  关于常规货币政策和非传统货币政策,易纲明确,资产购买工具不属于常规货币政策工具,而是央行在市场出现问题时的被迫选择。央行长期实施资产购买操作会产生危害市场功能、财政赤字货币化、损害央行声誉、模糊央行解决市场失灵和货币政策立场之间的界限、引发道德风险等诸多问题。


  易纲认为,应当尽可能避免实施资产购买操作,如果必须实施,应当坚持三个原则:一是央行干预的目的应当是帮助市场恢复正常运转,而非替代市场。二是央行的干预措施应尽可能走在市场前面,从而快速稳定市场情绪,避免市场失灵进一步恶化。三是应尽可能减少资产购买规模,缩短持续时间,力求资产购买实施力度与市场失灵的程度保持一致。


  易纲认为,当前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利率长期趋于下降,一些经济体的政策利率已接近于零利率甚至负利率。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速仍有望维持在5%-6%的区间,有条件实施正常货币政策,收益率曲线也可保持正常的、向上倾斜的形态。中国将尽可能地延长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时间,目前不需要实施资产购买操作。


  继续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


  易纲表示,人民银行将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战略部署,继续深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,着力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。一方面,继续完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。继续巩固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MLF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,理想状态为市场利率围绕政策利率为中枢波动。着力完善利率走廊机制,有序实现SLF(常备借贷便利)操作全流程电子化。


  另一方面,持续强化市场基准利率培育。优化LPR报价形成机制,督促报价行提高报价质量,对报价行进行考核并实行优胜劣汰,适时公布LPR历史报价。拓展回购利率DR在金融产品中的运用,进一步巩固DR的基准性。按市场化原则培育国债收益率曲线。


  易纲强调,利率市场化既要“放得开”也要“形得成”。当前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矛盾在于市场化利率在“形得成”和传导方面存在障碍,其原因包括监管套利、金融市场不成熟等造成的市场分割,以及融资平台预算软约束、存款无序竞争等财政金融体制问题。下一阶段,要继续加强监管、优化营商环境、硬化预算约束、化解金融风险,为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供更有利条件。

.klinehk{margin:0 auto 20px;}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